聯絡方式會員中心FAQHome



聽蕭邦,不能只聽音樂!

「蕭邦的音樂該如何詮釋?」
這個問題的答案絕對是,「沒有人知道!」不過,這就是聽蕭邦音樂的最大樂趣,「聽得懂,但猜不透」!

「為什麼我該擁有一套蕭邦大全集?」
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簡單,「因為蕭邦是獨一無二、無法複製的『創意型音樂家』,而且他的『大全集』並不大,便於收藏。」

在音樂史上,蕭邦是一位非常特殊的音樂家。一個人、一台鋼琴、一段戀情,創造了人類最神秘、難以理解的共鳴,簡單卻又複雜,「彈琴說愛」、迴盪至今,繼續延伸…

蕭邦最重要的特色在於他的音樂「非常人性」,所有人聽到他的作品,都會「有感覺」,不論性別、年齡、種族、教育程度、意識形態、音樂喜好、所處時空…而且幾乎他全部的作品都具備了雅俗共賞的特質,任何人的CD架,都會為他保留一個重要位子。

蕭邦的創作及演奏方式,一直是個謎。「專注、即興、彈性」,看似「輕、薄、短、小」,但卻蘊藏了「小而美」、「小而大」的爆發力,完全符合了「簡單東西,最難」的創作至高境界。所以當蕭邦在「專注凝視內心深處」,打開自己的心房時,其實他就已經悄悄地進入了你的內心深處,而「即興創作」、「彈性演奏」,則是他在凸顯他的不可替代性,無法模仿、複製及重新來過!

過去百多年來,如何詮釋蕭邦的音樂,一直是鋼琴演奏家在鑽研、頭痛的問題,大致上也分為法國、波蘭及俄國三種詮釋派別,這種現象正好說明了「蕭邦是個謎」的特殊性,而且各有擁護者。另外還有一個有趣的事實是,過去從無人敢自稱或被稱為是「蕭邦再世」,所以我們會建議您在了解所有導聆客觀報導後,再進行「自我詮釋」,不必盲目相信某位演奏家版本,而這也是我們為何會選擇諸多一流演奏家,集結成套出版的原因。畢竟「好的版本那麼多,我究竟該相信哪一套?」是我們的「過來人經驗」,尤其古典音樂電台的專業性,是表現在客觀、格局及為聽眾還原音樂專業,而非主觀好惡。

除此之外,這套CD一如以往的堅持,仍附有完整文字、聲音「線上專業導聆」,同時可直接與愛樂電台資料庫進行連結,這項導聆特色及設計,至今仍獨步全球,無法複製。不過不同的是,我們這次利用網路的影音表現功能,更精準的在文字導聆重要處,加入了音樂段落示範,製作很費工,但絕對能幫助理解,同時也達到了多媒體動態呈現、資料即時更新、環保及降低成本、售價的目的。簡言之,我們是在落實「古典音樂經過學習,樂趣更多」的普世經驗,結合網路、電腦科技,發展出了這套世界首見的古典音樂導聆系統,而這些都是以往平面書籍導聆無法做到的活潑、生動表現。不過,若您沒有使用電腦及網路者,不建議購買。

「聽蕭邦,不能只聽音樂!」
「蕭邦極難詮釋,所以一定要有專業導聆!」
這些都是我們的主張,因為蕭邦音樂的價值,建立在精神及內涵的思索過程,而不是形式或技巧的表現,這個說法相信全世界的優秀音樂家都會同意。而我們同意的是,「優秀音樂家們的思索過程」,都在這套完整的錄音中。

百聽不厭的音樂,一定有魔力!愛樂電台非常樂意與您一同去找出魔法!


愛樂電台總經理


舒曼曾形容蕭邦的作品是「被花朵覆蓋的砲彈」,這句話是在強調蕭邦作品具有革命性的創新,有破壞性但絕對美麗。

蕭邦追求「絕對音樂」,不喜歡「標題音樂」,一生只寫作鋼琴曲,也不擅長大型作品,最短的曲子是作品「升C調第28號前奏曲」,長度不足二十秒。他擅長即興、幻想創作,這可能和他的個性有關,蕭邦父親曾回憶,蕭邦幼年胡思亂想的時間多過練琴,同學練一整天才能學會的技巧,他只需一小時即足夠。

因為知道自己身體不好,蕭邦「駕馭」鋼琴的方式變得陰柔,他的作品旋律及和聲,無人能比,聽力敏銳、轉調巧妙,旋律中永遠能出現詩意,而且散發高貴的氣質!此外,他的樂曲也能在「音樂與鋼琴」中找到平衡表現,並且符合指法,比較人性。

蕭邦早期作品風格華麗高雅,晚期則如同許多作曲家,「回歸巴哈」,並強調「懂得賦格,就會理解音樂的邏輯和本質」。他一直對自己的作品感到自信,早在年僅二十一歲時就說過,「雖然這麼說有點自大,但是我的創新動機和企圖心是高貴的」!

蕭邦作曲的方式絕對即興,也頗為挑剔。根據喬治桑的形容,「他有自發性的神奇創作能力,事先沒有預兆,腦中樂念立即可彈奏出來,但是最痛苦的事才即將開始,因為他會將自己關起來寫成譜,反鎖在房間好幾天,走來走去,焦躁不安,重複修改一個小節一百次、花六星期推敲一頁樂譜,但是最後定稿的成品,卻和六週前的草稿一模一樣」。另外,也有人好奇,為什麼蕭邦的某些作品法文版和德文版,會存有明顯差異,原因是即使是樂譜送交出版印刷後,蕭邦仍然會進行修改。

所以有樂評人說過一句很貼切的話,形容蕭邦。「雖然大家對蕭邦究竟寫過多少偉大作品看法不一,但是所有人都同意,他沒有寫過不好的作品!」

 

蕭邦的演奏方式和作品一樣,具有創造性,尤其對彈性速度和裝飾音的運用更是與眾不同,也成為後來鋼琴演奏者詮釋蕭邦最頭痛的問題。

十九世紀初期鋼琴的進步、改良已接近現代,但是在演奏方式卻仍嫌僵化或兩極化。例如李斯特在遇見蕭邦之前,習慣將鋼琴當成打擊樂器;孟德爾頌則少用踏板、手緊貼鍵盤、將彈性速度降至最低。可是蕭邦獨創的指法、踏板法、節奏韻律及音色變化,卻令人耳目一新,演奏風格並獨霸至十九世紀後半葉。

蕭邦所擅長的「彈性速度」,一直是樂迷有興趣的話題,當他以左手伴奏、右手彈奏主題旋律時,會巧妙更動細部律動,但節拍保持不變,這種「細節修飾」就如同畫家在素描時,最後會使用修飾線條,進行形塑一樣,難度很高,但非常重要,「只能意會,無法言傳」。

孟德爾頌曾讚美蕭邦,「他是完美的音樂大師,創新的表現是前人難以想像的」;一位當時的鋼琴演奏家約瑟夫‧費爾茲也曾記錄,「蕭邦的手指好像會唱歌,輕巧靈活而且快得驚人,身體伸縮自如,可以用拇指彈奏黑鍵,也能用兩指彈完一連串音符,方法是讓較長的手指繞過較短的手指,滑至下一個音符。看了蕭邦的靈巧演出,不禁讓我相信有人曾見過他能將雙腳纏繞在頸部的荒謬傳說」。

至於蕭邦是如何掌握彈性速度?他的門生曾透露,「必須以左手指揮右手,如此節拍才能拿捏得準,同時右手在變速時,絕對不能削弱左手的拍子」。不過話雖如此,蕭邦對彈性速度的主觀定義為何?心中所想的和其他演奏者所想的是否一致?這些永遠都是謎,也永遠是聆聽蕭邦作品時的樂趣!


本產品導聆系統利用電腦及網路進行,若無使用電腦及網路習慣者,不建議購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