聯絡方式會員中心FAQHome




為什麼該聽?

為什麼一定要聽柴可夫斯基的作品?


答案很簡單,「因為真的很好聽,絕對百聽不厭」!


俄國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六首交響曲,是俄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交響作品。在蕭士塔高維契(Dmitri Shostakovich, 1906~1975 )之前,俄國交響曲只有柴式的作品能夠搬上國際舞台。其中,憑藉的是他音樂中豐富、多彩,而且西歐欠缺的音樂元素。柴可夫斯基證明了交響曲並不是德奧樂派所專屬的創作形式,在他手中,交響曲除了完美融合民謠素材與奏鳴曲式外,更為交響曲開拓了新的表演方式。如第六號交響曲「悲愴」以慢板開始並且結束全曲,就是德奧樂派從未嘗試過的方式。


另外,柴可夫斯基的管弦樂作品同樣精采。「1812」序曲「斯拉夫」進行曲「義大利奇想曲」以及幻想序曲「羅密歐與茱麗葉」…都是十分通俗且好聽的作品。多次受到批判的「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」以及「降B小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」,事後也證明柴可夫斯基的執著,為他的藝術換來無可取代的信念,小提琴家奧爾與鋼琴家尼古拉‧魯賓斯坦在演出過後也紛紛為他們的批判提出道歉。


除此之外,芭蕾音樂在柴可夫斯基手中,有了不同的地位。在他之前,芭蕾音樂的存在只是襯托舞蹈演出的「配樂」。但是,在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中,卻能夠聽到柴可夫斯基精心的配器法以及最富想像力的音樂旋律,如三大芭蕾舞組曲「天鵝湖」「睡美人」「胡桃鉗」


1996年到2005年間,愛樂電台根據聽眾點播以及票選的結果,統計出台灣第一個古典音樂排行榜。根據結果發現,柴可夫斯基許多作品紛紛榜上有名,如「小提琴協奏曲」、「第一號鋼琴協奏曲」、第五號交響曲以及第六號交響曲「悲愴」等作品,都是排行榜上的曲目。


簡言之,柴可夫斯基的管弦樂作品同時包含了兩項不易兼顧的價值,分別是「藝術性」與「通俗性」。在他的作品中,能夠聽到最具幻想性格的旋律,同時又能運用民謠素材打動人心,可輕可重。對於任何希望一生與古典音樂相伴的樂迷而言,柴可夫斯基的管弦樂作品,永遠是不可缺少的基本曲目,更是聽膩了德奧作品後「調劑」的最佳選擇。為什麼?因為他是「旋律之王」,而且旋律之外更有「弦外之音」!